• <xmp id="8g0ik"><menu id="8g0ik"></menu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    文潤宜都

    年味淡了么
    發布日期:2024-03-08 來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

    文 潘祖德



    SPRING FESTIVAL

    農歷甲辰年春節,返鄉過年的小青一家覺得特別異常,嚴寒掐頭斷尾,唯有除夕到正月初十天晴暖和,便于出行拜親訪友。

    前兩年的新冠疫情,阻隔了億萬家庭的春節往來,小青也是感同身受。那幾年,她和丈夫正在東莞打工,因為太忙臘月間沒來得及買票,結果遇上疫情管控,連續兩年沒能回家。好在父母健康,精力充沛,居家照管兩個小孩的寒假生活,這才讓他們少了些牽掛。

    轉眼三年過去,社會生活已回歸至新冠疫情前的正常秩序。去年底,小青夫婦也早早告假回鄉,和其他外出務工的年輕人一樣,攜特產、購衣物,滿滿當當攢足了年貨??紤]到已連續四年沒能和親友相聚,夫妻倆還特備了一些紅包和禮品,用于返鄉探親、串戶拜年。畢竟,這些親友于己于家都是有恩的人,切切不可忘了他們。

    孩子們回家,老幼團聚,這對小青父母來說,當然是近年來最喜心最有味的年事兒。到了臘月二十五,鄂西南已是大雪封山,鄉村道路無法通行。家里爐火卻格外旺盛,小青耐心陪伴一對兒女畫畫作業。母親忙著廚房的年味兒,父親打下手照管爐子上鋼鍋里煨煮的豬蹄、羊排系列,滿屋子臘香四溢。愛刷抖音的丈夫,時不時動手翻夾烤箱里的紅薯。一家人各行其事,倒計時靜候著除夕和春節到來。

    雪天倚晴。臘月二十九天空換臉,暖陽初現,而且這一現,居然接連十來天。按照鄉村習俗,除夕貼春聯、糊窗花、掛燈籠,精心裝扮美麗家園是當日常規;各家各戶還得備好食材,做出鮮香可口的團圓飯。不過,老家早已轉型,不再固定千篇一律的“年夜飯”模式,而是量“需”而行,從早到晚靈活安排吃團年飯的間隔節奏。

    小青家雖是女婿戶,父輩卻兄弟近鄰。她爸排行第三,周邊住有父親的兩個哥哥,分別稱呼其大爹和二爸。小青的祖輩僅剩祖母,年事已高手腳不便,一直隨長子居住。除夕兩頓團年飯,分別由小青和二爸家負責,大爹家只管護著老太出去吃,甭操別的心。每到大年初一,三家老小必然首聚大爹家,一為老人和長兄拜年,二補團圓餐。這是多年默許的規矩,似乎天經地義,哥仨像齒輪一樣咬定。

    傳統春節,拜年的順序也頗有講究,民謠為證:大年初一拜父母,大年初二拜丈母,初三初四姑舅姨,初五之后拜好友……類似于小青家,鄉村百姓的除夕和初一,大多在以男性為主的內親家庭自主集會,而以女性或姻親關聯的外戚,則排在初二或初二之后相聚??梢?,舊時重男輕女的遺風仍持續影響著現實生活。當然,今非昔比,越來越多的年俗,無不彰顯男女平權和“婦女半邊天”的效應。

    張一浩家就是一例。父親兩兄弟,加上三位姑,胞親共五大家,而且均居本鄉本土,往來便利。按古老前人立下的“年規”:三十初一,圍席而坐;年喜共享,兒女同賀;世代和睦,分歧圓說。

    生活中,哪有不產生矛盾的家族,牙和舌也會遇上磕碰的時候。那些年,一浩叔叔家走“下運”,糟糕透頂,不是牲口被盜,就是人員生??;人畜稍穩定,后山又土崩,不論怎么防,總有麻煩纏身。不知誰在背后嚼舌根,硬把蝕財的“霉運”往女子回娘家過年“生災”上扯,害得一大家人無端鬧起矛盾。好幾年,幾個姑們除夕和初一再也不敢回娘屋過年。好在一浩爸媽、還有爺爺信仰堅定,跟姑姑們多次溝通,摒棄迷信思想,才恢復五家聚攏團年的熱鬧習俗。

   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,親情是世間最珍貴最無價的情感。有人說,現如今的鄉村,道路越修越寬、信息越擴越暢、富戶越冒越多,可年輕人越來越少、年味越來越淡、親情越來越疏。果真如此嗎?

    擱在十年前,像今年正月上旬這般晴好天氣,成群結隊走家串戶大拜年的,在老家的小路上一定是屢見不鮮。那時候,不論親戚多和少、遠和近,鄉民大多會遵循慣例、緊密安排,正月間盡力實現家家到、戶戶落,每進一戶停留一天或半天,總的原則確保能在每家至少吃上一頓飯。當然也有戶數多“拜跑年”的,相約輪值隔年吃飯。為此還有一句警示“寧掉一方,不漏一戶”,意在強調親友平等相待,避免誤會升級為“欺窮”。老家就是這樣,鄉風淳樸,村民好客,一頓春飯既為基本禮儀也是情感傳遞。大過年的,誰家誰戶還能缺甚好吃好喝的不成。如若親戚未到,反倒資源浪費、辜負主人一片愛心。自尊心強的親友難免傷感,甚至記恨,由此消極或中斷往來。

    假期短,親戚人戶密集。何以化解“行親難”甚至面臨“斷親”的危機?常駐成都、武漢和南京的趙氏三姐弟,嘗試返鄉過年的新形式,捎回一股春意融融的暖風,或許給鄰近村民一些啟示。

    大姐楚香,早年出嫁進川落戶蓉城,隨夫經營一家服裝店;二弟楚春,中年出山闖蕩江城,與人合伙經營起二手車市場;小弟楚鵠更是了得,念完大學直奔“六朝古都”,應聘某電子公司技術員,現已成長為分店主管。三姐弟身處異鄉卻個個事業有成、幸福美滿,這在老家早已不是什么新聞。和眾多打拼者一樣,前幾年疫情也沒讓姐弟仨在外少吃苦頭。生意遭創,生活遇困,出行受阻,幾年春節,三個小家庭很無奈,只能與家中老人和親友打打電話或微信問候。

    算上岷江,可謂三家同飲長江水。而分開過年,自然會激發他們同思鄂西故鄉,生起莫名鄉愁。好在霧開云散,疫情消退,開放后第一年,姐弟們相約自駕返鄉過春節。短短一周,拖兒帶女、大包小包,拜親訪友日夜兼程,返途還得盡快搶在高速免費前的正月初幾,真是來去匆匆。一路遭遇堵車和風霜雨雪的艱辛,坑苦了他們。

    人性變冷淡,往來嫌麻煩。很多人自覺吃虧上當,索性春節不回家、不探親,拉開六親不認的架勢,還將這種做派,簡單歸咎于普天下的“后‘疫’癥”。趙氏三姐弟,不但沒有理會這種“斷親”歪理,反而精心設計更多優化完善的探親方案,且逐一付諸現實。

    農歷癸卯年臘月,依照姐弟達成的協議,三家以共同的名義,提前為家里十多戶親友,特別是有長輩和老人的家庭,分別快遞出節日禮包,還上網預定正月間的“團拜宴”。一切就緒,三家分乘各城至宜昌的動車,然后在終點站租車自駕回鄉,一切順順當當。

    為節省時間,姐弟們集中在正月初五,擇其鄰村一農莊飯店設宴團拜,款待諸親。鄉間特色菜,親戚聊家常;舉杯慶賀,歡聚一堂。這樣,既避免時空所限導致親情疏漏,又顯現出傳統的儀式感,凝聚力、感召力極大增強,親戚關系在年節互動中得以鞏固和升華。

    人有情,天亦晴。甲辰年春節短短十來個晴空飄過,按理說在當下交通和通信條件下,走親訪友時間綽綽有余??墒?,不少人特別是新生代朋友做得不一定完美,他們把本該巡訪拜年的時間,過度打發在玩手機、娛樂,甚至吃酒席上,忽略了親情,耗丟了人脈。

    或許有人辯解,都到什么時代了,年節可以改變。是的,為了生存,年過完了,年輕人自然出去工作,老人還有不少孩子將繼續留守。由此,我常在腦海浮現出這類畫面:過年團聚,家長里短,從熱鬧到冷清,最后僅剩下手握拐杖獨坐門口的老人和幾個娃……

    我更覺得,過年這些天猶如一場熱鬧的夢,留守鄉間的老人和娃兒,或許要用春夏秋冬四季360多個日夜去追尋下一場夢。

    暖日過去,又開啟凍雨和冰凌模式,已入正月中旬。待在家陪伴親人、相對悠閑的朋友,烤著爐中火,觀賞窗外景,似乎感覺雪天寒,心卻暖;冰花飛舞,早春靜美。然而,我生有焦慮:這節中的春寒,加重了無數老弱者經歷短暫熱鬧之后的心寂,何不出艷陽?

    盡管馬爾克斯在《百年孤獨》中描述,生命中曾經有過的所有燦爛,原來終究都需要用寂寞來償還??晌乙廊黄诖?,能截留足夠多的熱鬧并燦爛的日子,交予老人和更多弱者,而不是他人。

    但愿,年來時的路是希望,年往時的路是滿足。

    年味兒濃與淡,留待圍觀者細細研判。


    作者簡介


    潘祖德,湖北宜都人。湖北省學校文化研究會會員,宜昌市作家協會、宜昌市散文學會、宜昌市民間文藝家協會會員,宜都市故事學會執行主席。作品散見報刊網媒。

    • 熱點推薦
    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|亚洲免费一区二区三区,无码中文字幕加勒比高清,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