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xmp id="8g0ik"><menu id="8g0ik"></menu>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 > 大美宜都 > 文潤宜都

    文潤宜都

    鄉土年煙火
    發布日期:2024-01-16 來源:潘祖德 編輯:宜都融媒體

    潘祖德

    雪后山寨白茫茫一片,在金色朝陽映照下,反射出奪目的光。彎彎小河穿過積雪,猶如厚厚棉被豁出一道口子。不遠處,幾棟高矮不一設計精美的民房,已貼上春聯、掛上紅燈籠。戴紅帽、系圍脖的小姐弟,正小心點著地上的鞭炮。一側房頂,升起縷縷炊煙……

    “媽媽,這是哪兒的風景呀?”小伊可指著畫夾問媽媽。

    “這是鄉下老家!快過年啦,誰不想家……這幅畫帶回去,作為新年禮物送給親人,可以嗎寶貝?”說著,母女倆相視一笑。

    小伊可已是幼兒園中班的孩子。三年前因爸爸的工作調動,一家人遷居杭州。如今,媽媽也在一家服裝設計室上班。平日休息,小兩口帶著孩子漫游周邊景點;可靜下來時,小淘氣總是嚷嚷,纏著媽媽和照顧她的奶奶,要她們講那些從前發生在老家的故事……

    收柴垛盼聚財

    伊可老家,位于鄂西南的大山深處。這里的秋冬季,遠比山外寒冷,收柴垛自古成為山民的重要習俗,也是開啟新年的序幕。

    山村的柴禾堪比口糧,遇上天災人禍什么麻煩,甚至比口糧更為緊缺,曾有閨女找婆家關注柴垛的事。一年上頭,灶膛與火壟成為兩張喂不飽的耗柴“嘴”。鄉間老人知道,要是柴垛失火被焚,或者洪災垛淹柴爛,農戶想靠臨時撿柴來吃到熟食那是很費勁的事。

    直到改革開放那些年,不少山區仍重視村民積攢柴禾。每臨秋后農閑時節,算計好的生產隊長,會把握晴好天氣,組織人馬分做三件要事:一是搞好農田基本建設,如筑石坎、修路;二是上山砍柴,包括札柴和硬柴;三是下地種植油菜、洋芋之類的田間作物。

    派工自然會量“體”用人。壯年男子大多被安排去干搬石、擔柴的力氣活,這靠的是爆發力和韌勁;手腳麻利的中青年婦女,多為砍柴捆柴的熟練工,山上的細活既要比技術,也要拼耐力,畢竟是以碼好的個數計工;至于田里的農活,稍弱的勞動力都可以去干。

    自集體林地分包到戶,收柴垛的行當便成為村民自行打點的事。伊可的祖太和太爺,都是一方公認的收柴、摞柴高手。那些年,許多家庭缺少人手,收拾冬柴都需鄰里互助擇機行事。一兩桌人上山,大幫小湊三五天敲定。所過之處,如屠夫宰豬去毛,除保留可用林木外,其余弱勢雜木盡可收光,直到把山里柴禾轉回來摞成垛為止。

    舊時柴垛,是農家的溫飽“防線”。一戶一垛成常態;人多或富裕家庭,柴垛不止一個。柴垛的選址十分講究,向陽、利水、拆取方便為最佳;造型也很別致,有方有圓,內松外緊,便于通風。柴垛大小不一,少則摞有一兩百個捆好的柴禾,多則摞上三四百個柴禾。這些捆綁成個的丫枝柴,是由自然淘汰或病枯、倒伏的樹枝,加上伴生的草灌藤木合成,每個柴禾重約二三十斤。體弱的人一擔兩個沒問題,威猛男丁每次可挑四到六個柴禾。新鮮柴禾水分重,農戶一般不急于轉走,習慣先擱置在山坡上,等些天輕松點再擔回去上垛。

    山中櫟樹,木質細密,生長緩慢,是硬柴中最棒的柴禾,傳統烤火炭就數櫟炭價錢最貴?!俺藱挡駸o好火,拆開郎舅無好親”,這是民間廣泛流傳的一句俗語。山區的櫟柴,一般被鋸成尺把長的短截,粗的還改劈成小塊。寒冬臘月,行人路過見主人劈柴,大多會禮貌招呼一聲“做過年柴”,主人便回敬一句:“年在您那兒呢!”

    家中積攢的硬柴,有擱置在木樓的,也有順墻碼成一垛垛的。只要干爽不受潮,硬柴可放上幾年,算得家庭的“硬實力”。鄂西方言,“柴”“財”同音,“櫟柴”諧音“理財”。每逢除夕、新年對接的時刻,家庭主人會抱幾大塊硬柴進門,開口誦道:“財門大閘開,金銀滾進來;滾進不滾出,堆上一滿屋”,寄意年年財源廣進。

    收柴垛,是年的前奏,是生活的保障,也是財富的象征。

    熏臘肉掃堂塵




    無臘不成冬,無臘不成年。油亮臘肉,是冬春餐桌上不可缺少的美味。從古至今,山鄉農家沒有哪一戶曾怠慢過冬熏臘肉。

    小伊可家自然不例外。媽媽告訴她,自己小時候雖少吃肉,但特別愛聞臘肉香,感覺簡簡單單的臘味,就是原汁原味的年味。

    冬臘風腌,蓄以御冬?,F如今,每每入冬,家家戶戶會提前挪出一間相對低矮且密封的雜屋,主人在橫木檁上釘釘子、系鉤子,等年豬肉腌制一禮拜便出水掛上去熏烤。山地平原、城鎮鄉村,地域差別、風味紛呈。臘肉熏制技巧和方式各有千秋:有的撒鹽多,有的用鹽少;有的重麻辣,有的愛清淡;有的瓦缸腌,有的薄膜攤;但有一點比較統一,那就是都離不開煙熏火燎,而且,還普遍喜好加用松、柏、樟,或者柑橘、酸柚等樹枝熏制增香。不緊不慢,十天半月之后,臘肉就會在時間和煙火的作用下,漸漸趨向黃里透紅、自然芳香。

    其實,過去鄉下居住環境差、柴缺豬肉少,百姓大多烤火熏肉“一打兩就”。寒冷季,烤火屋是使用頻率最高的生活用房。

    貧窮是多“癥”聯動的“病根”。缺糧養不出壯豬,“購留各半”熏不出幾塊臘肉,肉食歉收長不出健康漢子。僅有的半邊豬肉,加上頭蹄內雜,幾日連熏黑不溜秋,極像“蓮花鬧”(竹板)掛在炊火鉤上方的墻壁和木檁上??腿俗诖箲业娜鈮K下方烤火閑聊,除有落塵,還時不時遇上頭頂滴落的鹽水浸擾,以致賓主互為尷尬。

    更鬧心的是夜間鼠患,不問青紅皂白,不嫌煙灰臟嗆,擇其精肉一頓猛啃。平眼一望渾然不知,待數日后發現,狡猾的鼠已在瘦肉“集中營”啖出一個大洞。饑荒年月,可憐兮兮,主人急得落淚。

    伊可雙眼撲閃,追問媽媽:“豬肉煙灰能洗掉嗎,怎么才擦凈屋子的黑東西呀?”媽媽一笑,“對啊,接下來就要掃堂塵啰?!?/span>

    很多農村孩子見過掃堂塵,知道這是過年不會省去的大事,而且一年一次。每到這天,農家會以火壟屋、灶屋為重點,還要兼顧其他房間。主要任務是,把房梁上的煙塵、面墻蛛絲,一掃而光。

    掃堂塵

    掃堂塵一般選在農歷小年前后。家庭主婦會提前動手,用細枝條扎成笤帚狀,再綁上長長的竹竿。清掃之前,主人會全副武裝,穿戴好罩衣、頭巾,有的還用口罩或毛巾捂住口鼻,以防吸入揚塵。

    掃堂塵,送走往昔紛擾晦氣霉運,迎來新年的吉祥鴻運。

    凈靜相依。一切準備就緒,靜謐的山彎又炊煙四起。年近了,神獸們歸“籠”,各家各戶早已打開塵封的菜壇。鼎鍋燉臘肉算是老家的標配佳肴。奶奶取下熏好的臘蹄,用砍刀分成大塊,再將樹紋般的紅肉團洗凈、浸泡,然后放進鼎鍋燉煮,不久釋放出濃郁的臘香和咕隆咕隆的沸泡聲。小孫子憋不住,冒著口水在一旁緊盯著奶奶的手。奶奶忙碌著,一邊往鍋里添加山椒醬、干蘿卜皮、枯豇豆這些家常菜,一邊自言自語逗趣道:“小胖嘟莫嘴饞,臘肉燉好就上盤?!?/span>

    隨后,一家人圍爐而坐歡聲笑語,好吃好喝的堆滿圓桌。尚未歸家的子女,也在遠方打開視頻,吃著老家菜,惦念親人愁。

    熏臘肉,一半煙火,一半清香,是媽媽留下的年味兒。

    三十的火十五的燈

    三歲的小伊可,曾回老家感受過一次除夕夜的氛圍。不過那時候她的關注點,是玩扳鞭和小煙花,并不知熬更守歲、烤年火。

    從媽媽那里,伊可總算聽懂了一些,曉得除夕就是農歷年的最后一天。一家人團聚吃年夜飯的印象,在她腦子里仍記憶猶新。

    媽媽覺得不夠,總想把山里老家那些過年的趣事兒,繼續講給小寶貝聽下去。還打算找機會,帶伊可回大山老家住些日子,沉浸式體驗鄉下臘雪、鄉下美食、鄉下年俗,包括三十的火十五的燈。

    過去,民眾大多習慣說“過年”“大年三十”“過十五”,卻少有人稱“除夕”“元宵”。其實,這與我國年俗文化普及相關。

    步入信息時代,越來越多的人熟知以往沒能理解的常識。比如農歷十二月(臘月),大月三十天,俗稱“年三十”“年三十夜”等;而小月為二十九天,有的稱作“二十九暝”。這都算除夕,“除”字本義是“去”,引申為“易”,即交替;“夕”字本義是“日暮”,引申為“夜晚”。兩字組詞,便含舊歲至次夕而除、明日即換新歲之意。

    舊時年夜守歲,一家人圍坐火壟屋,談笑間被大火烤得紅光盈面。這是常見的情景。山民的火壟多為石制,造型也很別致,小戶型人少的呈方形,大戶人眾的做成圓形或六角形,寄意闔家團圓。

    古往今來,農耕文明賡續傳承“火旺”習俗,認為過年“生旺火”象征未來興旺發達、日子紅紅火火。早在魏晉南北朝時期,《荊楚歲時記》開篇即有“庭燎”的記載,倡導燒火盆、點發寶柴,實則已將火壟視作一家人圍聚的中心,已把熊熊火焰當作心中的圖騰。

    鄂西南山區,老輩農民喜歡在冬臘閑季,上山挖掘枯死的樹蔸,方言稱“打蔸子”。打蔸子需要蠻力,也講技巧。渾身是勁的人,偏好大樹蔸、老樹蔸,一邊刨土一邊剁根,鋤頭、斧頭、鋼釬齊上陣,有時竟然要接連幾天開挖才見動靜。樹蔸個大,百十來斤到幾百斤重的常有,一個人搬不動,就請鄰居幫忙抬回去。若是門窄了,還得進行二次分割,像代數里的因式分解一樣,破大為小,化難為易。

    到了年關,鄉民處處圖個吉利,說話也有禁忌。像吃豬舌頭一樣,“舌”與“賒”諧音,就要換說吃“賺頭”;除夕烤火,火壟放進大樹蔸,因“蔸”與“斗”諧音,這晚必須改叫燒烤“火豬”。而且,“豬”越大,火越旺盛,寄意家庭未來平安運和、招財納福。

    三十的“年火”必須備足,求的是旺而持久。家人圍坐一圈,一邊品嘗雪棗、云片糕、雜糖、紅薯條,一邊盤算過去一年的收成,規劃新年的愿景。直到子夜交替,新年“出行”的鞭炮聲響起。

    轉眼正月行來,最有特色的年煙火要數元宵“上元”節了。

    據傳,主管正月十五“上元”的乃是“天官”。天官喜樂,所以要“燃燈”,意在新年帶給人們新希望,素有“十五燈”之說。

    元宵習俗由來已久,吃湯圓、掛燈籠,“送燈亮”“趕毛狗”,節日煙火精彩紛呈,折射古老前人尊崇二元結構中陰陽相對轉換的生活理念。吃湯圓甜蜜老幼一家,期盼和順團圓;掛燈籠彰顯天地一體,追求自然和諧;“送燈亮”祭奠亡人,憶念世代恩情;“趕毛狗”,唱“燈歌”,放爆竹,體現懲惡揚善、化敵為友的民族價值取向。

    伊可尚小,感覺有趣,卻又像是聽著“天書”。媽媽回過神來,牽著孩子的手,穿過客廳走向書房,然后推開窗門,指向遠方告訴她:“今天老家又飄起雪花,好多親人已開始忙碌年事兒?!√焓埂梢娂壹覒魬羯鸬拇稛煛魄?,是不是媽媽畫的這樣???”

    小可愛望望畫夾,再望望媽媽,似懂非懂地眨巴著雙眼。

    銘記,讓歷史成為永恒;體驗,讓傳說演變為傳承。鄉土年煙火,已是走出去的無數鄉下人,心中留存的那份美好……

    • 熱點推薦
    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一区|亚洲免费一区二区三区,无码中文字幕加勒比高清,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,